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刚开一秒中变传奇sf >> 内容

传奇sf,多么令人恐怖的悲惨世界

时间:2018-3-23 20:30:24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在传奇sf游戏中,一股气息迎面袭来,凉爽中夹杂着草绿清香,刷啦的叶舞翻涌着秋的魅力,天高云淡赋予着秋的成熟,不经意间,又走进一个季节的转变。刚开一秒中变传奇是时光走的太急,还是身影的穿梭太匆忙,感觉昨...
在传奇sf游戏中,一股气息迎面袭来,凉爽中夹杂着草绿清香,刷啦的叶舞翻涌着秋的魅力,天高云淡赋予着秋的成熟,不经意间,又走进一个季节的转变。刚开一秒中变传奇是时光走的太急,还是身影的穿梭太匆忙,感觉昨天还是春夏,绽放的蓓蕾才刚刚吐蕊,一切都是那么清新,一切都是那么娇艳,还未融进期间,还未细细品赏,还未赋予诗意,就又踏上秋的殿堂。

多年来早起散步几乎风雨不误,见老天爷虽然阴着脸却不像下雨的样子,于是穿衣向郊外走去。

走在杂草丛生的土路上,各种庄稼星罗棋布、也高矮不齐地沿土路向前延伸,看着下垂的玉米棒子、红彤彤的高粱穗子、弯了腰的谷穗、黄绿相间的向日葵,不由得一种悲伤感涌上心头。啊!秋天虽是收获季节却也凄凉,就连凄凉的秋天也已将至、严冬可能已整装待发了,那是一个多么令人恐怖的悲惨世界啊。

正在边走边感叹,嘀嘀、清脆的喇叭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,听声音便知后面来得是轿车,恰好郊外此处的土路很窄,只好闪在路旁站定等待轿车过去再走。

回头看时果然一辆黑色小轿车缓缓驶来,驶到我身边时轿车却停住了,司机在车窗里探出头来打量着我问:“您是不是姓王?”

见司机发问也注视起他来,一看之下当即认出是多年不见的强子,不回答他的话却反问道:“这不是强子吗?我已经退出原来的生活圈子多年,宅在家里不参加任何社会活动,所以和你们也失去了联系,你父母身体还都好吗……”

虽然认出司机是强子,但他姓什么却不知道,认识强子时他还是个初中生,那时候他家开羊肉馆,因他父亲羊肉做得很有特色故此常去光顾,久而久之就和他父母相处的很熟,可是所有熟悉他人谁也不问老板姓名,人人都称呼强子的父亲老羊、称他母亲为老狗太太,当时二人最多也就是五十多岁,大家这样称呼他们时二人也不生气。

在和强子聊天中得知,老狗太太时下身体还可以、和强子一家生活在一起,老羊则于十年前已死于脑血栓,老羊死后羊肉馆也随之倒闭了。

聊了一会儿后强子便开车走了,看着缓缓离去的轿车,视线里却走出了老羊和老狗太太的身影。

那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当时我还在距县城近百里的一个乡镇居住,某天去县城办事,防疫站一位朋友得知我去了县城,找到我开门见山地说:“今天有时间不?不忙的话我带你去吃羊肉,咱这里新来了一位朝鲜(族)人刚开了个羊肉馆,那羊肉做得绝对好吃……”

和这位朋友相交甚密,故此他知我非常喜欢吃羊肉,朋友那些话如同痒痒挠一样挠到了痒处,肚里的馋虫立即蠕动起来,就如巴普洛夫所说的条件反射一样,嘴里的哈喇子差一点淌出来。

马上和朋友说:“去啊?工作再忙羊肉也得去吃啊……”

当下也不去办事了,乐颠颠地跟着朋友去了羊肉馆。

因朋友是防疫站的,虽穿着便衣老羊还是认出了他,马上点头哈腰地走过来迎接,他本来就生了一双不大的小眼睛,此刻笑得眯成了两条缝,忙忙碌碌地一会儿招呼服务员沏茶、一会儿吩咐老狗太太去外面买好酒,或许因他是开羊肉馆的关系,老羊那种笑容可掬的样子,使我立刻联想到狗和主人乞求食物时那种摇尾乞怜的媚态。

那时候小城的楼房还很少,无论大小酒店都设在临街的平房里,老羊把我们迎进餐厅,依旧点头哈腰地说着拜年话,把我们安排在靠窗处一个雅间里之后,就转身到灶台忙活炒菜去了。

我和朋友闲聊着,不一会儿功夫,先是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端上桌子,随之羊肉丝、大块羊肉……一盘盘色香味俱佳的菜肴端上桌来。

由于和朋友极熟,所以也没必要在他面前装斯文,立刻甩开腮帮子向一盘盘羊肉发起猛攻,开始狼吞虎咽、继而速度放缓,忙活了一阵子之后便细嚼慢咽起来、一直吃到看着桌子上的菜肴望肉兴叹直脖为止。

朋友见我吃不动了就笑着说:“吃饱和了?这里的羊肉好吃吧……”

连连点头称是,朋友见我酒足饭饱便喊来老羊说:“结账,算算多少钱?”

老羊连忙收起笑脸郑重其事地说:“算了,结什么账啊?就算我请你这位朋友了……”

朋友还假惺惺地说些客套话,他虽一分钱没花,但人家还光腚撵狼——脸大不害羞,并且倒背着手神态傲慢地迈着四方步走出了餐厅,我们走到羊肉馆门外时,老羊送出来还一个劲地嘱咐下次还来。

两个月后和同事去县里办事,事情办得很顺利便想喝点酒助兴,于是想起老羊的羊肉馆,遂和同事说起那次吃羊肉如何过瘾的过程,同事却扫兴地说:“别显摆了,你是兔子跟着月亮走——借了好人的光,你那位朋友是防疫站的,哪个酒店对他们不是远接近迎的啊?开饭店谁敢得罪他们啊?”

走进羊肉馆时老羊已认不出我,和招待所有来就餐的顾客一样,笑呵呵地和我们打着招呼,那种热乎劲好像多年不见的娘家人。

还按上次的规格点菜,但菜端上来时却和上次大相径庭,大块羊肉的块没变、但量却少了,羊肉丝变细了、且蓬松松地摆在盘子四周,羊肉汤里也没有了上次那些杂碎,除表面漂着一层香菜和辣椒外,用筷子捞时只有星星点点几块碎肉渣在碗里,随筷子如鱼一般游动着……

心里觉得不愤便想找老羊问问,朋友却指着菜谱说:“问什么啊?这就是人家羊肉馆明码标价的菜码,这个价位就是这些量,不能和你们上次那种标准相比,虽然菜名一样,但二者的质和量都不能同日而语……”

尽管也明白他说得对,但还是对老羊这种看人下菜碟的行径觉得气愤,酒也喝的不痛快,饭后结完账对他说:“老板,认识防疫站的某某吗?”

老羊一听,小眯眯眼立刻瞪圆打量起我来,嘴里不住地说:“认识、认识,您也认识他……”

立即觉得自己腰杆硬起来,看着老羊一脸傲气地吹嘘道:“何止认识啊?我们是多个脑袋、差个姓的哥们,忘了两个月前他专门陪着我来你这里吃羊肉吗?那天我们是在三号雅间……”

老羊又重新看了我一眼,然后拍了拍自己已经秃顶的脑袋说:“看我这臭记性,想起来了、想起来了,那天就你们俩来的……”

老羊说着,把刚揣进兜里收的饭钱掏出就往我兜里塞,并且连连说着客气话,什么既然是某某的朋友也就是他的朋友,如果收我饭钱就不够意思了,某某知道后定会责怪他等等、等等。

无论老羊怎么如打架般和我“撕扯”,最终我还是付了饭钱,走时老羊送出很远还拉着我不放,拜年话说了一大堆,我明白那些话的意思,无非是让我在某某面前为他多多美言……

此事并没和某某说起,但却因这次的事情加深了和老羊的交往,每次去城里时便去他那里吃羊肉,虽然饭钱照付,但比一般顾客却要优惠、实惠了很多。

时间一长便和老羊夫妇混得相当熟悉,去城里吃饭时必去羊肉馆,有时候还去后厨指手画脚,告诉他弄什么地方的羊肉烹饪最好吃……

某日傍晚和几位朋友凑在一起打麻将,打完麻将要下饭店时却突然想起老羊的羊肉,于是和他们炫耀老羊做的羊肉如何好吃,几人个个都是馋猫,一听说好吃便要去县城吃羊肉。

问题是镇里距离县城近百里,而且此刻已近午夜时分,于是面露遗憾地看着他们说:“黑灯瞎火的咋去啊?就为吃羊肉跑那么远划算吗?”

一位朋友却说:“路远天黑都不是问题,不就是百十里路吗?摩托车也就是四十分钟的事,问题是咱们大老远奔去能不能白跑?因此刻深更半夜人家羊肉馆肯定早就关门了……“

马上拍胸脯说:“羊肉馆半夜关门是定局了,只要你们不嫌远,到县城老羊不开门咱就使劲砸门,砸出事情来我兜着……”

那时候出租车行业刚刚兴起,镇里还没有出租车,当下四人骑了三辆摩托车直奔县城,果不其然,摩托车风驰电掣般疾驰了半个多小时,我们就来到了老羊的羊肉馆门前。

那时候通讯也十分落后,不要说手机,就连普通电话机私人住宅也还没允许安装,所以我们来县城吃羊肉老羊提前丝毫信息也不会知道。

临街的房间是羊肉馆招待客人的餐厅,老羊一家休息的地方则是在后院,所以我们敲了半天门板餐厅里毫无反应。

由于常来羊肉馆,所以知道老羊睡觉的地方在后院,于是就绕到羊肉馆后面一平房窗下大喊:“起来、起来,来吃羊肉的了……”

喊了几声却无人应答,抬手便在挡窗户的木板上敲起来,边敲边喊:“狗大哥,快起来,我是王明忠,哥几个夜里犯了吃羊肉的瘾,特意百十里地骑摩托车在乡下赶来,快起来做羊肉去啊……”

屋里的电灯刷一下子就亮了,窗缝里却传出老狗太太不和谐的声音:“这些人深更半夜瞎吵吵什么啊?这时候来叫门吃鬼食啊?愿意做你自己去我懒得起来,一顿饭再挣能挣多少钱啊……”

只听老羊嘟囔着说:“别啰嗦,不是挣多少钱的事,人家那么是专门远奔咱们来的,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,既然知道了怎能冷落人家啊?起来、起来……”

老羊说完大声喊道:“你们去前面吧,我马上过去开前门……”

老羊开完前门把我们让进去,略和我们寒暄了几句之后就去灶台忙活去了,只听厨房里先传出鼓风机的声音,紧接着锅碗瓢盆交响曲奏起,老狗太太也笑呵呵地走过来,给我们每人倒了一杯水后也去灶台帮忙,不一会儿功夫,羊肉丝、羊肉汤、大块羊肉、羊肉炒尖椒……一盘盘用羊肉制作的菜肴陆续摆满了桌子。

老羊一番忙活之后,把我们所点的菜全部炒完,并且还额外赏了我们一道菜,他在灶台出来后走到我身边,眯起小眼睛拍着我肩膀说:“王老弟真够意思,虽然深更半夜把我喊醒时感到不快,但我心里还是很感谢你的,这不是挣钱多少的问题,说明老哥在你心里还算有位置……”

一把拽住老羊按在身边椅子上说:“来吧老哥、和你认识这么久一次也没在一起喝过酒,说实话有时候想叫你过来喝两杯,却又怕耽误了你生意……”

老羊也不客气,马上端起酒杯和我们碰了一杯,接下来大家一起边喝边侃大山,张家长李家短、三个蛤蟆六只眼,你说完了他接上,一直喝到天色大亮还感到余兴未尽,老狗太太则一直在旁边伺候着困得直打瞌睡。

回忆到这里时传来一声汽车喇叭响,抬头一看,见一条柏油马路出现在前方不远,知道已经走到每天散步终止的地方,于是走上路基站在那看了一会川流不息的车辆,然后转身按原路返回了。

不知为什么,回家的路上老羊身影又在脑海里一幅幅闪现,样子有笑容可掬的、有谈笑风生的、说话时比比划划、不悦时乌云密布……

可是无论老羊哪幅表情在脑海里闪出,他那双小眯眯眼却总是在看着我窃笑,仿佛在讥笑、又像在欣赏。

作者:传奇私服 来源:http://www.lyslx.org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新开传奇网站(www.lyslx.org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新开传奇网站每日准时开放刚开一秒传奇私服与超级变态传奇sf,中变传奇网站是最牛的新开传奇私服发布网就来自我们。 沪ICP备12009588号-1
  • Powered by 传奇私服